当前位置:爱上海龙凤 >> 信宜 >> 正文

重组上市提交虚假协议 保千里面临投资者集体讼送|保千里|证监会|许峰

爱上海龙凤】 【20170829】 【来源:www.0427xt.com】
爱上海龙凤报道

  每经记者 夏冰 每经编辑 卢祥勇

  8月23日晚爱上海龙凤,保千里(600074. SH)发布公告披露称,收到上交所监管工作函。这已是该公司本月内收到的第二份监管工作函。上一份工作函显示,因保千里前期重组上市虚构协议事项影响重大,要求公司向投资者公开致歉,尽快就虚构协议所造成的损失向相关方追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信宜..,投资者的集体维权诉讼也将启动.,计划9月上旬提交法院立案.。

  监管:上交所要求保千里落实赔偿

  “保千里及其实控人的违法行为已经构成证券法意义上的虚假陈述。由于虚假陈述,使得投资者产生了错误判断。”保千里投资者维权案代理律师、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许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起诉保千里维权案的投资者人数在100人左右,已经整理好的材料约为五十人,计划在9月上旬提交法院立案。当前,这五十人的起诉金额在310万元左右。”

  许峰表示,后续投资者提起索赔的开庭时间,一般会在立案后的半年到一年时间开庭,由于该案投资者的损失很大,人数很多,很可能后续会引发大规模的保千里投资者索赔。

  保千里2015年5月完成对前身公司中达股份的破产重组上市。2016年12月,保千里公告称,证监会对公司立案调查。今年7月12日,公司披露的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显示,在其2015年3月完成的资产重组中,因涉嫌向评估机构提供虚假协议致使深圳市保千里电子有限公司评估值虚增,损害被收购公司中达股份及其股东的合法权益。

  随后的8月12日,保千里公告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因提供虚假协议虚增评估值及信息披露存虚假记载,证监会对保千里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同时对时任深圳市保千里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庄敏等12名责任人员给予了相应处罚。此外,保千里重组时的董事会班子也因为信息披露存在虚假记载而遭受行政处罚。

  8月23日晚,保千里发布公告披露称,收到上交所监管工作函。这已是该公司本月内收到的第二份监管工作函。工作函表示,公司董事会应当勤勉尽责,尽快就虚构协议所造成的损失向相关方追偿,充分维护公司及中小投资者利益。公司相关股东应当制定可操作的赔偿方案,尽早落实赔偿事项。

  “在2014年5月27日至2016年12月28日前买入保千里股票,且在2016年12月29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公司股票,且存在损失的投资者,均有资格进行索赔,要求保千里及其实际控制人承担赔偿投资差额损失及相应佣金、印花税和利息。”许峰律师如是告诉记者。

  回应:董秘称正研究交易所措辞

  8月24日,保千里董秘周皓林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小投资者由于虚假信息披露,他们受到损失选择去法院主张,他们是有这个权利的,这个就按照法律来。至于赔偿多还是少,到时也会考虑股价波动情况,股东业绩承诺兑现情况,后面也得观看事态的进展,我们也没法做结论性的言论。”

  周皓林还表示,“上交所的这个问询函,和我们收到的证监会的《行政处罚通知书》有一些表述上的差别。证监会出的函给保千里:一个是警告、一个是罚款还有一个是责令改正,并没有出现‘赔偿’的字眼。但交易所的函写了‘赔偿’这个字眼,我们正在研究交易所来函的措辞,公司内部已做了责令改正方面的措施,比如交清罚款,董事长和高管们也已经引咎辞职。”

  “当前来看,保千里利空并未出尽,还有进一步发酵的可能。它未来即将面对的高额索赔,是其面临的最大法律风险。当务之急,曾经购买过保千里股票的投资者应尽快联合起来,通过委托律师诉讼的方式进行索赔。只要证监会能够认定保千里造假的事实,投资者索赔成功率至少在90%以上。”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记者指出。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亦对记者表示,“保千里未来其面临的法律诉讼和赔偿仍会存在,潜在风险巨大。对于保千里的欺诈,应该对所有涉案机构和个人进行严厉处罚,罚到惩前毖后,终身禁入市场。”。

  历史:“船王”入局然后卖壳给庄敏

  保千里重组的故事其实是从江苏船王、扬子江造船董事长任元林开始的。《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保千里年报,2015年年报显示任元林名下还持有28000000股保千里股票,在2017年半年报中任元林已经不见踪影。

  2013年11月,江阴市金凤凰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金凤凰)成为保千里的前身中达股份破产重整的重整方。工商资料显示,金凤凰就是扬子江系资本运作平台。根据当初的重整计划,中达股份的全部债务为9.28亿元需要清偿,扬子江系的金凤凰公司、以及个人股东任元林、王东、刘平通过定向发行上市公司股份作为交换,分别获得了6000万股、3640万股、1560万股、2800万股的股份,至此,中达股份成为净壳。

  2014年5月27日,庄敏入局,中达股份以“净壳”增发收购深圳市保千里电子有限公司100%股权。就在此次资产重组中,证监会已经查实保千里造假,标的资产权益账面价值2.61亿元,但预估值不超过30亿元,增值率高达1049.43%。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资料显示,截止保千里2017半年报发布时,实际控制人、大股东庄敏还持有股份35.07%,而截至8月14日,保千里的实际控制人庄敏已累计质押股份84,54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4.68%,几乎是其个人持有部分的99%。

  对此,保千里收到的上交所监管工作函中就指出:“你公司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所持的股份已基本被质押,请核实并对外披露是否存在平仓风险。”如存在此风险,上交所要求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当明确提出有效的增信安排,核实该风险事项是否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变更,并提出稳定控制权的相关措施。

  延伸阅读

  保千里推出二代VR手机蹭热门概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保千里最开始做的是安防产业,发展至今逐渐涉足于智能硬件行业,并延伸到人工智能,研发出了诸如打令小宝机器人、大宝机器人、打令VR手机等智能硬件产品。

  2016年10月,保千里发布了号称全球首款VR手机——打令VR手机。8月22日,保千里正式公布第二代新款VR手机V10S、V11S,售价分别为4999元、9999元,主推VR全景拍摄。该价格高出国产手机售价不少。

  保千里董秘周皓林向记者解释,其目前是世界上生产出第一款VR手机的厂商。“纵观保千里业务布局,虽然题材众多,但在行业内却都知名度不高。例如VR手机,‘老大’谷歌都在该领域惨遭滑铁卢。除此之外,当前汽车市场呈现出增速放缓态势,保千里却在全力拓展的汽车后装市场,无异于‘自掘坟墓’。”经济学家宋清辉如是告诉记者。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记者分析称,蹭热门概念的业务,基本都缺乏厚实的研发基础支持,都不太可能成为主要和主流产品。

  同壁资本合伙人韩正辉亦认为,保千里从最初的立意开始,就以资本市场收益为核心。科技产业发展有其周期性规律存在,尤其处于发展早中期的科技产品和科技业务,不适合资本运作基因很强的上市公司。

本报道来源于:【爱上海龙凤】未经本站同意禁转载